足迹
别恋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chapter 4(第1页)

霍音是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独自坐悦龙山庄的大巴回到市区的。

路上给校刊的顾师姐打了个电话,等她到a大附院的时候,顾师姐已经把摄影器材寄放在了导诊台。

a大附院一楼大厅东侧墙上镶嵌式的巨大白色时钟指针你追我赶,霍音拿好摄影器材看过去的时候,刚好正正当当指向数字七。

上午7:00。

在岑月打卡上班之前,霍音取好了医院的远景空镜,留作宣传片的剪辑素材。

八点钟的时候,霍音已经站在胸外科住院部的门廊边,安静看着各个行色匆匆的人。

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直到电梯停在胸外所在的十三楼。

霍音还没来得及跟刚下电梯的岑月打招呼,便被紧跟着下电梯的男人猝不及防地拉到一旁。

医院里人来人往,这样的动作有些突兀,已经引起管门禁的护士姐姐频频相看。

霍音礼貌地冲护士姐姐笑了下,示意自己没事。

然后才转头看向林珩,压低声音:“怎么了,突然拉我过来。岑月学姐来了,我还要去拍摄。”

声音尽管一贯软稠稠,紧迫感也在言语之间不言而喻。

不过对方牢牢拉着她的手腕,看起来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。

林珩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虞,他推推细边儿眼镜,饶是如此,脸上还挂着淡笑,依旧维持着一贯的温和儒雅。

“阿音,你昨天跟程嘉让,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。”

冷不丁听到对方问这么一句,霍音红润的嘴唇微张。

还没吐出字来。

眼前先凝起炙烈的火光,越过火光,看见男人浓重的断眉下,漂亮的双眼冷漠疏离。

那晚林珩让她给程嘉让点烟。昨晚岑月麻烦程嘉让捎她上悦龙山庄。

仅仅是这样的交情。

至于昨夜烟花秀下的乌龙。

霍音攥紧手提相机包的提带,不允许它有一丝一毫的滑坠下落。

正要开口,被林珩抢了先。

“你怎么坐他的车上山的?”

霍音据实相告。

“我和岑学姐上山对拍摄流程,出租车中途抛锚,他们刚好路过,我借了岑学姐的光,搭的顺风车。”

话音落下,她注意到林珩面色稍霁,不过语调还没变,继续向她盘剥询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