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高四生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9章(第1页)

“吱——”

“砰。”

金属外门打开又关合的声音。

趴在窗台看雨的盛喃听见动静一下子就机警起来,绷直了腰背,她有点紧张地左右看看,心里莫名一阵无措。

然后她想起,自己明明是正大光明进来的。

盛小白菜这才找到点勇气,转身回到书房,走向通着客厅的门。她听见门后,有清澈懒散的少年音从门缝里溜到耳边——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伴着声音的脚步在进入客厅后蓦地一止。

“靳一同学。”这是栾钟海。

“小一,你们老师来家里了。”这是靳一奶奶。

寂静两秒。

少年声再开口,已压得低哑冰冷:“你怎么在这儿。”

“吱——”

很不凑巧,盛喃刚好就是在这个时候拉开房门的。

站在门外侧背对着她的靳一闻声转身,那一秒里他眉眼间刚激起的戾意未褪,被灯光在眉骨下削出冷厉的阴影来。

盛喃被他那一眼吓到,僵在门边。

“……”

靳一眼底情绪捺下,他视线转回栾钟海那儿,声音仍沉:“栾老师为什么在这。”

他喊着老师,但语气听起来完全和客气不沾边。

栾钟海也是第一次见靳一这样,有点懊恼又不自在地起身:“我是来做家访的,关于你一直旷课的事情,想来你家问问家长们的意见。”

靳一像是认真在听,听完沉默了一两秒,他慢慢嗤出声笑:“问家长,哪个家长?”

栾钟海没来得及说话。

靳一冷眼看他:“我的个人履历表上没写年龄吗?还是老师对18周岁成年人的公民权利义务有认知缺失?”

栾钟海脸色微变:“靳一同学,你——”

“老师有这方面认知缺失也没关系,我可以告诉你,”靳一上前两步,“公民已满18周岁,在法律上叫作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——换句话说,我所做的一切决定我自行负责,其他人无需、也不能干预。”

尾声近一字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