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048章 为爱牺牲的圣女17(第1页)

“你……你居然是圣界的圣女?”之前知道时姜是圣界之人,就已经够让他惊讶了!现在看到时姜额间的圣女印记,恒香感觉自己麻了。随着时姜从空中落入沙子地面的瞬间,原本地上的黄沙,迅速的生长出绿色的植物。从时姜的脚底下开始,迅速的蔓延出去,不过眨眼的功夫,原本一望无际的沙漠变成了绿洲。而原本以为出不去的地方,打开了一道缝隙。时姜带着恒香从那缝隙一脚踏出来,抬眼望去,只见就出现在了一处城池中。这城池中的人,乍眼一看,跟凡人一模一样,可仔细瞧去,却能发现不同的地方。从时姜他们身边经过的人,几乎个个都是俊男美女,没有丑陋的。更特别的是他们的耳朵,凡人的耳朵是圆的,而这些人的耳朵微微有些尖,像精灵的耳朵。因为对这些人好奇的缘故,时姜和恒香都没有发觉,在他们离开那缝隙的同时,一道羸弱的白色光芒,微微颤颤的从那快要闭合的缝隙里钻了出来。然后,眨眼间,划过天际,消失在这座城池。原本那些路过的俊男美女们,对时姜和恒香都没怎么在意。可是,就像时姜第一眼关注点在这些俊男美女的耳朵上一样,他们对时姜这個居然没有圣界之人天生的尖耳时,也瞪大了眼珠子。“快去禀告城主,有外人进到了咱们圣界的城池。”那些人把时姜和恒香团团围住,仿佛在看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一般,盯着时姜她们不放。看到他们这般模样,时姜忍不住嘴角抽了抽。恒香更是好奇,很想问问围着他们的这些人,是如何察觉出他们不是圣界之人的。早在五百年前,圣女下落不明,生死不知后,圣界虽然关闭了通往外界的通道,同样的,他们也四分五裂,变成了四座城池。而时姜随机踏进的这座城市,正是圣界四海之主之一的东离王管辖的范围内。除了这东离王,还有南边的南枯王,西边的西行王,北边的北幽王。因为天界传来的消息,让这四位独立很久的王很是在意。毕竟,他们已经长达五百年,不用再听人摆布和管束了!乍然来一个比他们高的人,压在他们的头顶上,想想就憋屈的很。所以,对于城池里突然来了陌生人,肯定会引起城主东离王的注意。时姜听到这些人喊告诉城主,也没着急离开,反倒是站在原地等着了!“到底是何人,胆敢私闯圣界?”东离王收到消息后,便直接闪现在时姜的面前,对着时姜喝问道。只是,当东离王看到时姜扭头朝他看来时额间的圣女法印后,大吃一惊。“参见圣女。”原本围着时姜的圣界众人纷纷面面相觑,然后跟着城主大人一起跪下行礼。“你是这座城的城主?”时姜抬步上前,对着单膝跪地的东离王询问道。东离王简直想直接一耳光抽死自己,怎么就腿软给跪下了呢?现在,当着大家伙的面,自己再起来翻脸不认,好像也不行了啊!所以,听到时姜的询问,东离王咬了咬牙点头应道。“回圣女,属下正是东离城城主。”“东离城?那证明是不是还有其他城池?”时姜想了想,便明白过来,这些城主,恐怕是谁也不服谁,所以才会四分五裂开来的。“是,不知圣女是如何回来的?”东离王假装若无其事的起身,不过姿态始终还是摆的挺恭敬的模样。时姜听到东离王的问话,挑了挑眉,然后回道。“我要说刚刚,你信么?”听到这话的东离王,脸色不变,

给了一个微笑,心里却是呸了一声,信你个鬼。“圣女若是刚刚才回来的,那可知,天界之人派了天兵天将来圣界边境查探您的消息?”东离王说到这,停顿了一下,然后举手邀道。“不知圣女可愿去寒舍详谈?”时姜听到这个消息,先是愣了愣,一旁的恒香却是变了脸色!她们明明在那噬魂谷中,为何天界会突然派天兵天将打探时姜的消息?莫非,青玉上神的死,天界知道了?时姜瞥了变了脸色的恒香一眼,然后对着偷偷观察自己的东离王笑了笑说道。“好呀!叨扰了!”当时姜带着恒香跟着东离王一起进了城主府,很快圣女出世的消息,就传到了其他三城城主的耳里。“东离是什么意思?之前不是早说好了,就算圣女出现,也不认的吗?怎么他突然就认下来了,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”南枯王对着西行王还有北幽王暴跳如雷的嚷嚷道,满脸的怒气。北幽王悠悠的说道:“恐怕,我们是被东离这老小子给骗了!”西行王却是摇头,不赞同道。“也许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?”南枯王却根本听不进西行王的话,直接一拳砸碎面前的桌子。“能有什么特别的原因?不管是何特别的原因,如今他认下了那圣女,那我们怎么办?这圣女,我们到底是认还是不认?若不认,大家可有想过如何应付的对策?若是认,难不成,让我们这些人,还去听一个小毛孩子的话不成?”听的探子回报,那被东离认下的圣女,看上去不过是二八年华。听到南枯王的话,其他两人皆沉默不语。东离王这般做,直接把他们摆在了尴尬的位置上。“要不,咱们一同去东离城那边,跟那圣女会会?”西行王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,对着他们说道。南枯王却是手臂一挥,直接拒绝道。“要去你们去,我可不去给一个小屁孩子行跪拜之礼。”说完,便气冲冲的离开了!西行王顿时苦笑,然后朝北幽王瞧去。“这就不必了,毕竟东离认下的,到底是不是圣女都不知道,咱们眼巴巴的跑去,没这个必要。说完,只见北幽王摆了摆手,也跟在南枯王的身后走了出去。只留下西行王一个人,无奈的叹了声气,随后便带着人去了东离城。